业余诗人沈渝.

沈渝.渝水.沈渝洲
QQ:2717653233
微博:莫名其妙的深夜诗人沈渝
微博上面东西很杂,大概都是些转发的东西
个人标签:凯源,全职,魔道,奇怪,莫名其妙,努力想成为诗人的业余诗人
“即使千万人认为是错,也有十足信心把他走成无所不对”

墓碑前的爱

墓碑前的爱

00.
你相信不相信我是真的爱你?

01.
我在一片墓地的前面见到了她,苏尔珊·佩妮。

02.
86年的时候伦敦有一个很著名的案子,一个儿童绑架案,犯人绑架了两个8岁的小男孩,虽然这两个小孩没有被犯人杀死却受了严重的惊吓,其中一个小孩得了抑郁症。

03.
这个案子在伦敦闹得沸沸扬扬,最后罪犯良心不安前去自首,当时法庭给判的罪是“恶意绑架罪”,监禁3年,被害人的家属在孩子得了抑郁症后找上了律师事务所想要为犯人加罪,当时没有人敢接这个案子,打赢的几率十分得小,可以说是渺茫。犯人埃克森的生平履历非常干净,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自首又为他减去了一些刑罚。

04.
这个时候,苏尔珊女士站了出来,接下了这个案子,作为控方主律师出席。

05.
这件事使伦敦关注此案的人们掀起轩然大波,只为一件事。

06.
苏尔珊是埃克森的妻子。

07.
关注这个案子的群众当中不乏对苏尔珊这个举动表示不解的,她是他的妻子,这个时候明明就该为他做减刑辩护,苏尔珊却在这个时候站到了埃克森的对立面。

08.
而这位早就闻名伦敦律政界的女律师一直没有正面作出回答。

09.
有的人甚至怀疑她是否真的爱她的丈夫。

10.
我却在今日有幸见到了苏尔珊女士。向她询问了当年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11.
我:“您爱您的丈夫埃克森吗?”
苏尔珊:“当然”

12.
我:“那为什么还会选择出席控方检察官?”
苏尔珊:“我当然爱他,可这件事跟我想把他送进监狱并不发生冲突,他先是一个绑架犯才是我的丈夫,而我先是伦敦的律师才是他的妻子。”

13.
这位年过半百的女士就这样认真的回答着我的问题,慢慢的追溯起好多年前的故事。

14.
我:“当时为什么不站出来解释一下,你也知道有很多可能对你的做法不解甚至……呃唾骂”我本来是想稍微婉转一点问出这个问题,但是又想到某个人说过一句话,永远不要跟律师玩文字游戏,不然会死的很惨。我相信这是一句真理。

15.
苏尔珊:“我当时忙的要死你知道吗?那个案子有多难翻盘我相信你也知道,找证据找个没完,又连夜写律词,真的是没有时间去回答那些无聊问题。”

16.
苏尔珊:“现在就不像那时候了,我现在一身清闲,不然你今天也不会看到我了,对吧。”

17.
没错,今天能遇到苏尔珊女士只能说是碰巧吧,我是来给我的祖父扫墓的,却意外碰见了来看望丈夫的苏尔珊女士,才得以问出这些算不上友善的问题。

18.
我:“那您有没有想过救您的丈夫呢?”

19.
苏尔珊:“是他自己毁了他。我无能为力,只能让他忏悔的梗彻底一些。”

20.
这样的回答是我没有想到的,我问这问题前也想过她的回答会是什么,或许是委婉的,又或许是尖锐的,却又没想到会如此尖锐。

21.
苏尔珊女士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令我记忆尤深的话,她说“我很庆幸亲手把他送进监狱的是我”这令我感到十分诧异。

22.
我:“为什么?”
苏尔珊:“如果是别人把他送进监狱,我想我大概会难过的要死,如果是我自己就反而好些。”

23.
也许我不懂她的意思,但时间却来不及等我,天突然开始下雨,甚至打上了响雷,苏尔珊女士看着我叹了口气,意味不明的摇摇头,说“下雨了,回去吧。”

24.
那是我一直不懂苏尔珊女士最后的那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25.
直到很多年后看到苏尔珊女士死亡的报纸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一直都很爱她的丈夫,哪怕是面临死亡。

26.
报纸上是这样写的:
伦敦著名律师佩妮·苏尔珊女士与1998年去世,死前曾留下遗嘱说希望自己的墓碑可以与亚尔林·埃克森放在一起,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亚尔林·苏尔珊”

27.
亚尔林·埃克森的“亚尔林·苏尔珊”

28.
我想我见证了一段奇妙而又永恒的爱情。

29.
我把这篇文章命名为“墓碑前的爱”

30.
来纪念这段无言而又浓烈的爱情。

2017.10.06
沈渝.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