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渝.

世事无常

随笔

琴弦断了多少根
烟蒂积了多少灰
酒瓶摆满了地板
手抖的弹不出一丝一毫的灵魂
声音哑的像个年过九旬的老人
你还会不会无故怀念你的曾经
你还会不会突然想起你的可悲
把自己折腾的狼狈不堪满身伤痕
像个疯子像个傻子一样自作自受
难道我们真的走到这里就散了吗
难道我们真的还要继续苦苦纠缠

评论

热度(1)